嘭嘭嘭!!

  电光石火间,一个浑身笼罩在紫色斗篷下、戴着镜脸面具的身影横空杀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挥出了数十击拳影,将三个冲在最前面的刺杀者当场击毙,并在同一时间抽出了两柄宛若束带般盘在自己腰间的软剑,抬手甩出一片刺眼的剑芒,把后面十几个一拥而上的袭击者牵制在原地。

  这位被赐名紫镜的紫荆卫总负责人,竟是以一己之力截住了面前那相继突破了邓蒂斯、侯赛因两个阵地的近百名袭击者!

  就像巴洛卡家族的磐山骑士团、马绍尔家族的水银卫队、火爪的血爪卫队一样,紫荆卫始终都是紫罗兰皇室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而紫镜身为这把刀绝大多数情况下的执掌者,自然也有着一等一的忠诚与实力,御驾亲征的克莱沃身边,更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至于这个堪称紫荆卫总长的人究竟有多强……

  这么说吧,尽管紫镜并未像沃伦?邓蒂斯一样晋阶剑圣,成为传说级强者,但如果两人硬碰硬的话,就算这位永远隐藏在面具后的神秘男子赢不了,也绝不会输!

  他的具体职阶如下——

  中阶骑士、中阶狂战士、中阶土系法师、中阶水系法师、中阶丰饶神官……

  以及高阶剑士、高阶武僧、暗影大师(盗贼职业系衍生出的史诗阶)。

  很显然,紫镜是一个天赋异禀、悟性极佳、没有死角的男人。

  以他的资本,再加上紫荆卫总长所能动用的资源,如果紫镜有心成为顶尖强者的话,绝对要比邓蒂斯家族那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沃伦?邓蒂斯要早上许多年踏入传说级。

  但是他没有,哪怕很清楚自己只要专心一道,甚至两道都可能晋阶传说,紫镜依然没有这么做。

  原因有二……

  第一,因为紫罗兰家族的特殊地位,也就是【皇室】这个位置,导致了帝国早在千百年前就衍生出了一条‘皇室不得有决定性战力’的潜规则,其原因自然是处于平衡方面的考量,尽管偷偷晋阶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但无论是克莱沃也好,还是紫镜也好,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因为一旦被发现,就很容易引起极端后果,处理不当的话甚至可能会让布雷斯恩家族从此一蹶不振,彻底沦为傀儡。

  其次就是,紫镜自己也不打算成为一位专精一道的顶尖强者,尽管他的身体素质相当不错,对元素的感知力更是堪称天才,无论走哪条路都有可能缔造一番碉堡了的成果,但依然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华点……我是说盲点。

  这里面的原因就比较复杂了,如果紫镜的天赋足以让他成为法拉?奥西斯那种强者,那倒是没什么问题,别说麻烦了,他甚至可以帮助紫罗兰家族用强硬手法征服其他领主,但他做不到。

  尽管传说阶看似厉害的不得了,但当世的传说级简直不要太多,少说也得有四位数打底,而在很多情况下,传说与传说之间的差别无比巨大,最强和最弱的传说之间甚至宛若天堑,而紫镜从一开始就知道,凭自己的天赋,就算晋阶了传说也不会是很强的那种,因为他太全面了,身体素质好、天赋悟性高、魔力感知棒,兼具这些素质的他上限非常平均,换而言之就是,不够极致。

  用安卡集市的星辉大贤者来举例,他在魔法方面的天赋高到令人发指,但身体素质嘛……说实话,当年那次礼貌性握手的时候,贾德卡是真没用力,但这位贤者大人还不是疼的浑身发抖,冷汗直流。

  如果说他的魔力天赋是A++,那么其筋力天赋绝对是毋庸置疑的D,再怎么锻炼也只能让自己保持身体健康,六块腹肌什么的连想都不要想。

  也正是因为如此,星辉大贤者马丁能在魔法道路上走得更远。

  而紫镜,则是那种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宝具(划掉)全都是B++级别的人,就算他再怎么专精一道,也没法强得太离谱。

  于是,他选择了通常都不会有人去考虑的——全方位发展

  骑士能够让他更好的驾驭战马、狂战士的嗜血狂暴能够让他无视痛苦、土系魔法可以成倍增加他作为保护者的手段、水系魔法和丰饶神术则能够让没有药剂师天赋的他在关键时刻给人续命、剑士与武僧可以提高硬性实力和身体素质、暗影大师则是每一代紫荆卫总长的必备职阶。

  从这里就不难看出紫镜究竟对皇室有多么忠诚,他所选择的职业、所走的路线,几乎都是为了更好地让自己辅佐紫罗兰家族而做出的。

  所以在意识到有人企图对紫罗兰这边的控制区进行袭击时,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紫镜几乎是在瞬间就冲出来将这些人截在了阵前,并用他那严重失真的嗓音发出了一连串清晰、明确指令——

  “所有紫荆卫听令,第一至第九小队立刻保护陛下;十至十三小队使用【真实映像】在我所在的区域进行广域侦察;十四、十六、十九小队结横刀阵型匀速向两侧推进;第二大队全员进入隐匿状态赶赴三号应急预案的对应地点;第三大队以最快速度确保撤离路线,确保皇室近卫的状态稳定;十五、十七、十八小队立刻来支援我!”

  很显然,紫镜不但有着强大的个人实力,在指挥水平与临场应变方面也有着极高的造诣,然而……

  【命令被无视……不,是我的声音被隔绝了?】

  一口气下达完五条命令之后,紫镜发现除了自己周围的同僚开始仓促迎战之外,身后的大部队竟是没有半点反应。

  “该死……”

  他反应飞快地向后跃去,将自己的身影藏在数十个下意识冲出来的紫荆卫里,语速飞快地交代道:“你们拼死拦住这些袭击者,我先去后方确保皇帝陛下的安……”

  咔!!

  话音未落,两条闪烁着暗金色魔纹的锁链便缠上了紫镜双手,与此同时,突然动手那两名紫荆卫旁边的几人也凑了过来,他们用力撕开了自己手腕处的甲胄,以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按住了腕部附近的紫罗兰花纹。

  “你们!”

  饶是紫镜的心理素质无比强大,一时间也不由得浑身冰凉,他毫不迟疑地从空气中凝结出一片冰刃斩断了自己的左臂,并在瞬间开启了嗜血狂暴,用一股沛然之力将另一个使用某种炼金道具束缚住自己的紫荆卫甩了出去,然后强行发动融影能力,凭空制造出了一片浓郁的暗元素覆上了自己身体,企图中周围那些叛徒紧密的保卫冲突出去……

  然而,虽然他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却远远比不上周围那几个紫荆卫‘殉爆’的速度,只见那几人手腕上的紫罗兰花纹瞬间光芒大作,紫镜还没来得及彻底潜入暗影就被一道道声势惊人、震耳欲聋的光爆卷了进去。

  而两侧那十几个看起来正在与袭击者战斗、其实早已放下武器的紫荆卫,则齐声大喝道:“两翼遭到不明袭击者冲击,总长有令,除我等之外,全体人员分散防守,第十四、十五、十六小队坚守陛下!”

  一边说着,他们一边隐蔽地让出了一条通路,极具效率地把那些袭击者‘放’进去了。

  五分钟后,在一片混乱中,剩下的七十余名袭击者,终于冲到了紫罗兰战鹰的咽喉正中,距离克莱沃的座驾只剩下不到三百米的距离。

  而紫荆卫和皇家卫队却已经被那些假传紫镜命令的背叛者支到了远处,至于那被赋予了‘坚守陛下’任务的十四、十五、十六小队,里面其实都混着大概四分之一的二五仔,那些人虽然依旧效忠紫罗兰皇室,但他们所听命的对象,早就在几年前就早已瑞博?布雷斯恩了。

  所以尽管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但如果继续按照现在这个情势发展下去的话,在袭击者拍马杀到,二五仔临阵倒戈制造混乱的情况下,克莱沃?布雷斯恩陛下的处境就会变得极端糟糕,至于他身上的那些防御手段,早就泄露的差不多了。

  综上所述,虽然皇帝陛下这会儿还觉得自己很稳,实则却已经置身于一场极尽恶毒的危机中了。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不出意外,马上就得驾崩的节奏……

  然后,就像诸位看到这里时所猜到的一样,意外出现了。

  一个很小的意外。

  真的很小,因为那个挡在袭击者与叛徒面前的人,连同脑袋上那顶颇为滑稽的头盔在内,也只有一米二出头而已。

  “闪开!”

  袭击者中一位声音阴郁,身高在平均值以上的施法者低喝了一声,抬手放出一个门板大的负能量聚合体,笔直地向面前那道异常矮小的人影砸了过去,与此同时,两个高阶盗贼也懒洋洋地冲去,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分别刺了过去。

  在刚才那五分钟里,他们已经像这样解决掉很多拦路者了。

  不过这次,他们并没有成功。

  呯!呯!呯!

  伴随着一连串轻响,能够一击炸死至少十个中阶职业者的负能量聚合体已然烟消云散,而那两个盗贼也诡异地停在了原地,拿着匕首的胳膊还在微微颤抖。

  而那个矮小的身影,则仿佛什么都没做一般地站在原地,与刚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右臂上多出了一面盾牌,一面黑乎乎的、四四方方的盾牌。

  在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后,说得通的解释就只剩下一个了……

  那就是在大概零点五秒钟之前,这人用那面盾牌拦下了一次负能量爆破,以及两记分别来自不同方向的刺击。

  “先停下,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

  一个至少两米一的大汉从后面走了出来,他头戴牛角银盔,身上肌肉虬结,两只手分别握着一柄血迹斑斑的斩斧,肤色黝黑,煞气腾腾,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位‘意外’,冷声问道:“你是谁?”

  此人虽然有着颇高的辨识度,但却并不出名,因为他是马绍尔家族麾下第一捕奴团的团长,所以平日里素来低调。

  但他的实力和战斗方式却一点都谈不上低调,毕竟这位猛男好歹也是一位史诗级强者。

  狂战士系晋阶职业——嗜血战狂!

  而他对面那位,在某种程度上到还是挺出名的。

  只见那位一米二随手摘掉了头上那顶颇为滑稽的半圆形头盔,露出一颗面色苍白、五官平庸、发亮稀疏的脑袋,垂头丧气地长吁了一声:“我是汞芯?费尔南。”

  “汞芯……汞芯?费尔南?!”

  对方先是一愣,然后忽然深深地蹙起了眉头,沉声道:“你就是那位费尔南大公?”

  “是的,先生。”

  穿着一套质地不明的灰色重甲,身披面积约五十平方厘米的黑披风,左手空空如也,右臂套着一面长方形盾牌的费尔南大公叹了口气,用颇为自嘲的语气道:“我就是那个胆小怕事、见风使舵、心志不坚的费尔南大公。”

  那位高大的牛族半兽人狂战士愣了一下,然后冷笑道:“胆小怕事?我可不这么觉得。”

  “如果你们不打算干掉咱们紫罗兰帝国名义上的领袖,我保证自己就是刚才说的那种人。”汞芯苦恼地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门,讪笑道:“要么你们现在转身就走,我保证自己继续胆小怕事,一步都不敢追。”

  布瑞尔?黑蹄哼了一声,擎起手中的两把战斧,凶神恶煞地看着面前貌似很好说话的侏儒大公:“我要是不走呢?”

  后者耸了耸肩:“不走的话,在这儿跟我说说话也行,咱们可以聊一聊天气什么的。”

  “少在这儿装傻充愣的,侏儒,我才不信你是大公什么的。”

  之前听过不少有关汞芯传闻的黑蹄依然保持着慎重,虽然他心底并未质疑费尔南的身份,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用只会肌肉思考的模样恐吓道:“我们要从这里过去,问候一下咱们的皇帝陛下,识相的话赶紧滚开,我当没看见你。”

  说实在的,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否则也不会骗对方自己并不相信其身份,暗示要打的话这边肯定会下死手。

  所以只要这位大公见好就……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

  侏儒却完全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只是耷拉着肩膀深深地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张平平无奇甚至有些滑稽的模样却是尽数敛去,那双小小的瞳孔中只剩下肃杀与寒霜……

  一阵微风拂过,汞芯?费尔南重新戴好了他刚才摘掉的头盔。

  第五百三十四章:终

  :。:

欢迎大家访问:火山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uoshanxiaoshuo.com/9_569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