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扬做完这些以后,就向着所有人都聚集的地方走了过去,顺便帮焱妃解开东皇太一的禁锢。“你突破了?”肖扬刚一来焱妃就感觉到了肖扬的变化,焱妃的等级是九级的。

  之前焱妃起码能够感知的到肖扬的大致实力,可现在焱妃已完全无法感觉到肖扬的任何情况,就如同东皇太一给她的感觉一样。

  “恩,侥幸突破到了那一步,我觉得现在我应该可以帮你解开东皇太一的禁锢。”肖扬刚突破心情到是很不错。

  “那就有劳公子了,不过公子要注意只要解开了我的禁锢,东皇太一一定会有所感悟的。”焱妃也没有客气,她也很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这倒是不用担心,反正终有一天我也要面对他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现在我觉得这个时机已不晚了。”肖扬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了,肖扬想要回到现实世界。

  “看来东皇太一对你很重视嘛!竟然下了这么多道禁锢。”肖扬还以为自己突破之后能够很简单的解开东皇太一的禁锢,可是一试下来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花了极大的精力还有一道限制焱妃修为的禁锢没有解开。

  不是肖扬解不开,而是解开这条禁锢的方法只有两条,一条是强行帮她解开,这样对于焱妃的修为会有极大的损耗。

  第二条就是慢慢的帮助其解禁,这样虽然要花一点时间但却不会损耗她的修为。最后肖扬与焱妃商量还是决定使用第二种方法,不过起码现在焱妃不用再呆在这里不能离开了。

  肖扬将所有人带下蜃楼安置好了后,便向着赵高所呆的地方赶去,这个后患总是要解决的,现在有时间就快点解决,不过这一次肖扬到是落空了。

  “秉报公子,赵大人在一个时辰前回来后没多久就离开了,说是要回咸阳复命。”一名护卫回答肖扬的问话。

  “好了,你先退下吧!”肖扬摆了摆手让这名护卫离开。

  肖扬在护卫离开后便沉思起来了,就算赵高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也不会不等六剑奴归来就走了,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赵高也不可能知道六剑奴出事了。

  若不是什么大事赵高跟本不会连六剑奴都不等待就离去,而这也只能说明一点咸阳发生大事了,除此之外肖扬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了。

  现在肖扬在纠结另外一件事,自己到底是回咸阳还是继续呆在桑海城里等东皇太一。

  肖扬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还是决定回到咸阳,毕竟现在肖扬也不再惧怕东皇太一了,而且继续呆在桑海城东皇太一也未必会来。

  因为肖扬帮焱妃解禁的原因,东皇太一肯定知道桑海城里有一名与他一个级别的人物,以他的受伤之屈现在未必敢来桑海城。

  所以肖扬决定先回咸阳看一看发生了什么大事,然后再动用自己的力量查找东皇太一的下落。

  东皇太一既然从阴阳家出来了肯定不甘寂寞,肖扬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与他相遇的。

  肖扬从离开桑海城就一直动用自己的势力,仔细地探查咸阳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肖扬一直到了咸阳,手下的势力都没有打听到咸阳发生了什么事,传来的消息都是一切如故没有任何变化。

  这反而使得肖扬心里产生不妙的感觉,整个咸阳城实在是太过于平常了,平常到肖扬心里有些毛毛的。

  肖扬才刚一回到咸阳城就收到了赢政的御诏,要自己去咸阳宫一趟将此次桑海之行的情况报告一篇。

  若是在日常肖扬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肖扬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可是肖扬又说不出来这不对劲的地方在哪。

  可是肖扬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赢政的召见,再加上肖扬突破到了十级,也不用担心在秦时明月中还有什么危险能威胁到自己。

  肖扬也想要证实一下咸阳到底发生什么事,在面对赢政的时候自己就应该知道有什么事了。肖扬进入咸阳宫之前碰到了扶苏,这一次倒不是碰巧碰到,而是扶苏有意要见自己。

  “扶苏,找我有什么事吗?”肖扬差点还忘了还有扶苏了,现在正好在进入咸阳宫里之前问一问他,看一看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谢谢兄长这些日子给我的帮助,我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也是因父皇的事。最近父皇很少出现在人前,这两天我也只与父皇见过几次面,但我觉得父皇有些古怪。”

  “皇兄比我见识的要多的多,应该能够知道父皇出现了什么事,希望皇兄在出来后能够告知与我。”扶苏有些忧虑,看样子赢政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好的,那皇弟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肖扬答应了扶苏的要求,随后便进入了咸阳宫。

  在大殿之外肖扬就感觉到了殿内有许多生人的气息,其中只有两道气息是肖扬熟悉的,应该就是赢政与赵高。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人气息隐藏的很好,肖扬差一点都没有感知的出来,而且这人的气息相比自己只强不弱,肖扬一瞬间就明白这人的身份。

  不过肖扬并不感到畏惧,反正自己也要去找他,既然他现在已经首先找到自己了,那么自己正好可以免去找他的麻烦。

  入眼肖扬便看见一道人影坐在宝座之上,只不过宝座之上的人已不是肖扬所熟悉的赢政,而是另外一个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年龄看起来只是刚刚过了四十,虽然外貌与身材都不错,与普通的正常人无异,但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有点鹰隼。

  而本来应该坐在宝座之上的赢政此刻却与赵高站在一旁,在宝座之后还有五名童子呆立着。

  “看到我公子没有一点吃惊,看来公子是知道我是谁啰。”坐在宝座之上的男人开口了。

  “当然,能够在所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潜入咸阳宫,除了阴阳家的东皇太一阁下还有谁有这个本领呢?”肖扬道出了他的身份。

欢迎大家访问:火山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uoshanxiaoshuo.com/6_38726/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