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是,那就真的要去一趟京城了,这边现在还没有太广为流传,所以可以直接把源头制止了,咱们去京城也就不担心这边了。”花继业道,他的心里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就是玄妙儿说的东西。

????“嗯,如果是真的,咱们也得让咱们家的人都知道这东西不能沾,明天我就让千墨给家里和咱们的亲戚都送个信去。”玄妙儿其实内心也有这个感觉。

????两人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因为听着属下的说法,还有京城人的反应,太像是玄妙儿说的那个东西了,就算是不完全一样,估计也是**不离十了。

????过了一会,心静出来了:“老爷夫人,神医请你们进去说话。”

????两人进了屋,因为知道应该是有答案了。

????逍遥子看着两人的表情也比较凝重:“我们分析了一下,确实是同一种东西,这东西真的那么可怕么?可是这东西有些奇怪了,没有一点草药,怎么有人能研究出来这个呢?都是石头,还真的让我开了眼界,我这留下还真的是不白留下,涨了见识了”

????玄妙儿听着逍遥子的话想起来了,这东西应该是要炼仙丹弄出来的,或者是要做zhà yào弄出来的。

????她道:“这东西估计开始的初衷不是干这个的,但是确实是会让人出现一些幻觉,会让人上瘾。”

????逍遥子还是有点疑虑:“真的么?我没有看见服用过的人到底什么样,所以也不好研究出来解药,毕竟都不知道这人是不是中毒的反应。”

????花继业想了想道:“要不然我和神医去趟青楼,看看那些服用过的人什么状态,也好能跟清楚这东西的药效。”

????逍遥子笑着道:“也好,这才是最直接的办法,看一两个人没用,我要多看一些,才能找到共同点。”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那个,你们伪装一下,我也多少学了点易容,给你变变样再去,免得让人看出来毁了你们一世英名。”

????花继业对着玄妙儿保证道:“我们两去办正事的,你可别多想。”

????玄妙儿也笑了:“我知道,我有那么不懂理么?”说着,玄妙儿去拿了化妆的东西。

????然后让心澈帮忙,把花继业和逍遥子简单易容一下,让两人换了衣服,去青楼了。

????他们两去的时间也不短,因为要多看一些服用的人的反应,到了小半夜才回来了。

????回来之后花继业的表情很凝重,不过逍遥子神医倒是有些兴奋,他对医术本就很有热情,这个让他有了很高的兴趣,这时候已经开始去研究解药了,顺便把心静征用了。

????确定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去控制了花老爷子和那个小妾了,以后就不让他们出府了,定期给他们送吃喝就行了,这个方子决不能传播了。

????然后花继业和玄妙儿回了房间,说起了他们看见的人的症状:“那些人服用之后,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他们自己的空间里,我们说什么他们好想听不见一样,但是他们的表情都很幸福,服用的都接着定了药,都说这东西好,以后要一直服用。”

????玄妙儿叹了口气:“就是这东西了,并且应该他么服用的量不小,或者是这个配比或者是方子里还有我不知道的东西,总之可能比我知道的更厉害,看来这东西比我想的还要凶猛。”

????花继业道:“后天一早咱们就走,这事不能拖。”

????“我知道,你别担心,至少咱们发现的不算晚,还能补救,也庆幸我知道这东西,要不然过几年,真的后果不堪设想。”玄妙儿也是安慰了一句花继业。

????“确实,现在还算是早,妙儿,你是老天派过来拯救我们这个时代的,如果不是你,我想凤南国真的难逃此节了。”花继业也不想让玄妙儿太担心道。

????“什么都是有定数的,我相信咱们夫妻一定会让天下太平的。”

????“我家媳妇就是不一样。”

????“好了,早些休息吧,明天不少事呢,后天又要进京,咱们有的忙。”

????“嗯,不早了,确实该休息了。”

????两人洗漱了之后躺下了,这一夜也没什么心思做什么,相拥入眠了。

????第二天,玄妙儿给家里人都送了信,让自己家人千万不能沾这东西。

????然后她和花继业也收拾了东西,明天就启程去京城了,这次把千书留下照顾千落,两人也能看家,逍遥子神医也在这研究解药,所以这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本来想着把心静也留下,帮着逍遥子研究解药,但是上次玄妙儿遇刺的事情让大家都心有余悸,所以还是决定让心静跟着玄妙儿,她是解毒能手,遇见这方面的事情,没有心静不行。

????当然他们把千墨和蒋翠儿都带着了,因为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永安镇,这婚事到了日子就办了,顶天是简单点,也不结亲送送的,就简单点就行了,都是自己家的人。

????他们两口子现在是去哪都带着儿子,去京城自然是带着花逸宕的,现在这小子能走几步了,说的话也多了,越来越招人喜欢了,当然也是最难带的时候,因为一眼看不周到,就容易磕了碰了,带着他要准备的东西就多了,这些玄妙儿还是喜欢亲力亲为。

????孩子的成长很快的,自己愿意在他需要的时候参与他的生活,等他成年了,娶妻生子了,自己也不会去过多的干扰人家的生活。

????下午费少卿来了,玄妙儿和花继业跟费少卿寒暄了几句,也就忙去了,玄妙儿跟往常一样让心澈陪着费少卿走走。

????费少卿听说玄妙儿和花继业进京,还有些意外,出了屋就问心澈:“老爷夫人怎么忽然的就要去京城了,之前没听说这事啊?”

????心澈道:“临时有些事,所以就临时决定走的,过几天可能就回来了。对了,千落也不能下床呢,他喜欢听你的琴声,如果你有空,就过来给她弹奏几曲可以么?”

????她对进京的事情没有对千落的关心多,她一直想着千落的事呢。

1

欢迎大家访问:火山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uoshanxiaoshuo.com/12_46195/3914/